小米移动的三驾马车

MiuiLite

在两年以前, 我也曾经是一个”发烧友” —— 一个最疯狂时一天刷四五次机, 两天不刷机心里就不会舒服的人. 我也曾经MIUI 的老用户, 只是在 Android 进入了 4.0 时代之后我就不再刷 MIUI 了. 至于原因, 后文会提到. 

但即使疯狂如我, 在 Android 已经发展到 4.4, 各厂旗舰纷纷踏上四核大道的今天, 也已经突破了连续三个月使用原生系统 (Nexus 4, Android 4.4, Rooted + ART) 不刷机的记录. 就在我已经”原生大法好, 退刷保平安”的这个时候, 小米推出了他们号称”不用刷机的 MIUI”的小米系统. 既然可以不刷机 (言下之意: 可以不用中断我的不刷机记录了, 耶!), 而且我又已经很久不用 MIUI 了, 对他们现在是什么样有点儿好奇心, 于是我便下了一个…

当然, 今天我并不打算在这里讨论小米系统本身 (关于我对小米系统的看法可以移步我的微博, 到时候估计会专门写一篇来黑), 而是来浅谈一下小米系统的企图. 尽管我很想说说它的战略地位, 但怎奈我不是小米的人我也说不清楚. 文章里的事件大多凭印象, 如有错漏及不妥请不吝指出. 想看我黑小米的同学们可以 Ctrl + W 了…

MIUI 的困局

MIUI, 是小米公司的生存和立足之本. 在前 4.0 时代, 小米靠着 MIUI 拿下了第一批”发烧友 (或许我该说, “刷友”?)”, 建立了自己的用户基础. MIUI 能够在大部分主流机型上提供相对完整的米系体验. 由于 Rigo Design 出色的设计 (MIUI V5) 以及小米团队对本地化正确的理解, MIUI 取得了极好的口碑.

尽管 MIUI 为小米公司掘出了第一桶金, MIUI 的适配成本却居高不下. MIUI 一直走热门手机官方适配, 其他手机社区大神移植维护路线, 在 Android 4.0 之前, 由于那时的 MIUI 仍然是基于 CyanogenMod, 开发和移植难度并不会很高, 稳定程度与 bug 都可以接受. 进入 Android 4.0 时代之后, MIUI 转向原生开发路线, 导致官方适配机型维护成本激增且没有原厂 Android 4.0 的机型都不能升级至官方 MIUI V4, 而层出不穷的 Bug 也开始使很多非官方支持机型 (与很多官方支持机型) 的 MIUI 用户感到困扰. 而且在这时可以很明显的发现, 官方支持机型的增加显著放慢了, 有很多”准热门机型”都没有官方支持. 很快, 小米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把 MIUI 的架构改成 PatchROM, 然后由自己或合作开发组做基于原厂固件的适配. 但是即使如此, MIUI 开发成本和实际效果之间仍然没能取得很好的平衡. 这个时候, 一些原 MIUI 用户选择了离去.

彼时 MIUI 的刷机动力 —— 优化, “发烧”与美化, 在 Android 4.X 时代逐渐显得疲乏. 在 Android 4.X 时代以前, Android 手机体验较差, UI 也嫌丑陋. 在这样的条件下, 用户选择刷如 MIUI 一方面是看中了 MIUI 具有很强的本土化优势, 另一方面基于 CyanogenMod 往往能带来比原厂 ROM 更加流畅的体验, 而 MIUI 的特色主题功能又能一改 Android 2.X 的丑陋面貌. 但是从 4.0 开始, Android Design 规范出现, Android 有了一套自己的成体系的整体设计风格, 并且系统 UI 与 Android Design 配合完美, 因此部分用户抛弃了 MIUI 投入了 AOSP 和 CM 等风格接近原生的 ROM 的怀抱中. 在 Android 4.1 之后, Project Butter 的加入又极大改善了 Android 长久以来被人诟病的卡顿迟缓, 当其中一些为了性能而刷上 MIUI 的用户发现原生 Android 4.1 比 MIUI V4 (Android 4.0) 流畅时, 这批用户也选择了离开 MIUI.

很显然, 曾经风光一时的 MIUI 在今天已经显出了疲态.

小米手机的陪衬

当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离开 MIUI 的时候, 小米公司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在用户、 口碑基础尚存, 而在适配上却呈现疲态的形势下, 为了保障 MIUI 所承载的服务盈利模式, 小米以硬件来扩大利润、 增强用户粘性并且进一步变革中国 Android 软硬件生态的扩张势在必行. 而他们的杀手锏就是小米手机. 1999 的超低价格, 顶级配置, “为发烧而生”… 各种宣传, 一方面吸引 MIUI 老用户购入小米手机, 另一方面也开拓了新市场 —— 很多大学生觊觎小米手机的超高性价比, 成为了小米的用户.

但是, 尽管小米手机提供了最完整的小米系体验,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 获取小米手机的成本反而是三者中最高的. 即使在今天, 购买红米手机依然很难一次成功, 身边很多同学朋友都因为无法直接在官网上抢到而选择在淘宝等渠道加价购买. 在这里不讨论小米手机是否玩期货和饥饿营销, 但这显然是砸了小米手机”高性价比”的招牌. 而在这个时间点上, 小米也转移了宣传重点, 开始不断宣传小米手机的配置高, 跑分高, 性价比高, 减少了提到 MIUI 中人性化本地化改进的次数 —— 实际上在我印象中, 自从小米手机出现之后, 我就再没看到小米官方那么高调地做 MIUI 人性化功能的宣传了.

而实际上, 在 MIUI V5 时代, 小米手机的配置与使用体验并不比刷了官方支持的 MIUI 的其他厂商高端机型要好. 这点可以体现在相机/屏幕/其他各种硬件素质等很多地方 —— 毕竟 1999 就是 1999, 没办法和那些动辄 3000、 4000 的高端机比. 而实际上, 小米手机似乎也从来没打算做高端, 从小米手机 1 开始就是打性价比牌, 走”屌丝”路线.

在这台三驾马车中, 小米手机从来都只是从马 (Side Horses), 没有成为主力过.

小米系统的渗透

雷军曾经说过, 小米的铁人三项是软件, 硬件与互联网服务, 而这三项里最有价值 (增长潜力, 用户黏性) 的其实还是互联网服务 —— 说白了, 就是内容. 不管是 MIUI 还是小米手机, 最高目的都是将用户导向小米的互联网服务 (硬件 + 软件 + 服务比软件 + 服务赚钱). 

而小米系统就是那个能够以最低的成本普及小米的互联网服务的选择. 

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地方: 在互联网服务能够直接带来收益的付费项目 —— 主题, 应用, 音乐, 书: 这些服务都有着由其它传统同类网站已经培养多时, 有消费习惯的用户, 尤其是电子书和主题. 而这些用户有消费在线内容的需求、 习惯和经历 —— 中, 他们的用户往往都是高端用户 —— 只有高端用户才能更好的意识到内容的价值, 并愿意为内容付费. 通常情况下, 我们很难在低端用户的低端手机上看到付费内容. 而如前文铺垫, 可以发现, MIUI 的中高端用户其实是在不断流失的. 现今三星等国际大厂及其他国产厂商的 ROM/UI 逐渐进步, 有的厂商甚至搞出了不输于 MIUI 的体验和优化, 而手机硬件的不断发展和 Android 4.1+ 的普及也使得新款中高端手机能够轻松推动这些 ROM/UI, 因为优化带来的刷机动力逐渐消失, 即 MIUI 的最有力传播途径 (刷机动力) 已经消失; 而小米手机又主打中低端, 对高端用户构不成吸引力. 那么小米应该依靠什么来重新打入中高端用户这么一片市场? 

重点依然是 MIUI. 如果能让 MIUI 更方便的渗透到中高端用户中, 小米互联网服务的用户就会随之增多. 在此之前, 小米曾经有一次不甚成功的尝试, 那就是小米桌面 + 百变锁屏 (卖主题). 这次尝试的中心思想其实就是分离核心应用以便推广, 实质为简化版的 MIUI. 而这个思路, 是正确的思路. 

观察小米系统的安装包, 你会发现他的文件名是 “MiuiLite“, 而安装之后显示的英文名则是”MIUI Express“. 这两个名字很好的概括了小米系统的性质, 那就是精简版的 MIUI, 一个即装即用的 MIUI. 这个 MIUI 比 ROM 本体小很多, 在一个应用里直接集成了大部分系统核心应用. 而小米系统作为一个 Android 应用, 适配不同机型的成本要远远低于 MIUI ROM. 以应用的形式出现的另一个好处就是那些刷机困难/无法刷机的行货手机也瞬间从 NPC 变成了可攻略对象, 瞬间又扩展了一批可能用户. 而官网上得知, 首批推荐机型为 HTC One, Samsung Galaxy Note III, Sony Xperia Z Ultra, 都是高端大屏手机, 而小米系统虽然相对固件而言体积较小, 但是这毕竟是在系统之上运行的一整套软件, 对内存和处理器的要求都很高, 而且有大量服务常驻后台. 能符合流畅运行小米系统条件的设备以及上文提到的国行/中国运营商定制手机的用户, 消费能力不会低. 可以看出小米从”发烧友”向真正准高端用户进攻的尝试. 由此, 小米系统的高端路线可见一斑.

这一次, 小米重新祭出了改善体验的大招. 在早先的造势宣传中, 不断强调系统应用体验的重要性, 主打宣传对桌面 (主题), 拨号/联系人, 短信和云服务这些一部手机基础功能的改善. 这一瞬间, 小米似乎又回到了 MIUI 刚刚起步时的原点 —— 重视本土化、 人性化的操作, 优秀的设计 (是不是优秀这个可以再议), 重新把目标瞄向了对内容有消费能力与意愿的中高端用户, 和 (也许和前面重合度很高的) 不愿意/懒得/不会刷机的普通用户, 更好的传播 MIUI 与小米服务. 而 MIUI 和小米系统的用户都是小米生态系统 (商店应用/主题, 音乐, 视频内容, 书等小米系内容) 内的一员.

 

接过了来自由于受竞争者和用户需求减弱冲击而动力疲软的 MIUI 的接力棒, 小米系统正式成为小米移动三驾马车的主马. 尽管小米手机被国内传统厂商借鉴模式并在渠道和宣传上打压而且一时无法摆脱低端印象, 但是小米系统在准高端用户领域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由此, 小米通过小米系统, MIUI 和小米手机这台三驾马车, 进一步扩展了自身互联网服务的受众群体, 高低搭配远近结合, 完成了小米移动的中盘布局, 堪称完美的妙着

A New Journey

TingTalk Banner

大家好。

真对不起用了这么俗套的开场,但是想必我们手中正敲击的键盘也不会是您走在前头的时候落下的,就这么着吧。

但是我们想做真正被你们需要的事。

有几位前辈都这么说过:“大家都能做新闻,要你们干嘛?”。有道理,大家获取新闻的途径太多了,永远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保证自己的消息最及时。

但是做新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因为不容易,我们希望替屏幕那头的您,找来每个领域我们认为最专业、认知最透彻的人。我们希望,大家可以不再需要每天带着焦虑症刷新各类科技微博、网站去追踪每一分每一秒可能发生的事,更不希望在充斥小道和捏造的环境里每个人都满腹猜疑,从而自己劳神去挖掘信息的源头、去关注更多的消息来源、去面对更多的未知和烦躁。

所以啊,我们会以自己为担保,挑选每天最有价值、最可信的新闻,在您上班路上以及睡前整理出来。就像喝牛奶或者刷牙一样,轻松而平常。

这么一群有热情的人每天只干两次活儿是闲不下来的。我们会在剩余的时间里,尝试用最客观的态度、最冷静的文法、最精炼的文字,去解读近期的热门话题或者传言,去剖析每一个争论背后我们认为的答案。

顺带一提,我们叫 TingTalk

这是我曾经想要开的咖啡厅的名字。Ting 可以是“听”的拼音,也是拟声。清脆、干净,不拖沓。就像我曾经很喜欢一段咖啡厅环境音里的那声服务铃,让人觉得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切都在运转当中,一切都如往常那样让人心安。优雅、宁静。

台北有个地方叫“温罗汀”,它“有着华人世界少见密度最高的书店群,以及重要文人故居,加上附近台湾大学青年学子所带进的小众风潮——这一区域不只有书香、咖啡香,还有独立自有的人文精神。”。

这是“汀”的取材,而“说”,则是单纯的,对每一个人而言最友好的传递方式。

很感谢你看到这里,也很高兴认识你。

文: TingTalk

异闻录 21:高难度暴力杀人事件

2.7%

自周二发布盈利指引以来,三星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超过了2.7%

74%

调查显示,实体店购物依然是全美74%的少女和53%的少年所首选的购物方式,一年前,该比重分别为82%和80%

400

比特币比价跌至400美元以下,自去年达到最高峰之后已经持续下跌超过3个月

100000

Foobar 在 Kickstarter 推出移动计划,筹款额达到10万、20万及30万美元时即推出 iOS、Android 和 Windows Phone版

437000

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共有近44万人被杀

Mac OS 唯美向信息提示

「进击的巨人」入侵现实

very confident

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表示「非常确信」最近捕获的信号来自于 MH 370航班的黑匣子

我们正在解决服务器的迁移问题以保证服务器关闭之后大家还能玩这些游戏。(We’re working on transitioning those games after the shut down so you’ll still be able to play them.)

EA 表示,即使 GameSpy 关停多人游戏服务,依然会继续保证对 Battlefield 2等三个游戏的多人在线支持

(微软)需要把公司里的官僚主义机制一扫而光,把注意力集中下一波科技浪潮上。(Need for big clean out of bureaucracy and focus on next big tech wave.)

默多克表示「大数据」(metadata)可能就是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

1,老板,你起开

法国议会今日通过法案允许雇工在下班以后拒收上司邮件

伟大、光荣、正确的法兰西万岁!

城防局职员凡尔纳用尽全身力气在众人的环伺下在白板上写下这句话,然后被警察带走了。

——不回邮件有错吗?

——没错,但是你不应该在德国人都到凯旋门了还无视紧急通知呀。

2,亚洲人民一张脸

西班牙电视节目盗用泰国 COS 场景并将其当作日本介绍

东京作为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诶,别看人家的路烂楼也破,这恰好证明了日本人民对文化传承的重视。

……

……诶?观众朋友们,大家看到了吗?瞧见日本人民与自然的相处是多么和谐,大象都可以旁若无人地在路上走来走去。

……

下面让我们采访这个漂亮的日本小姑娘吧……诶,小,小哥,这是一位小哥……

主持人的脸色憋得通红,擦了擦手上渗出的汗,继续说下去:

大家瞧,这位小哥说他花了好几十万泰铢做手术……诶,泰铢?!

3,一亿大劫案

黑客盗取韩国20万信用卡信息,并成功盗刷超过1.2亿韩元

1.2亿韩元折合约11.54万美元。

李总,我看你的这块表不一般呐。

诶,也就20万美元,不贵,不过是海南那边的小老弟送的,很有意义呀。

李夫人和来宾谈笑风生,就电力和地产问题进行了深入友好的交流。

4,平民的呐喊

由于邀请美前国务卿赖斯加入董事会,Dropbox 遭遇部分网民抵制

  • 她小時候打过我大叔他小姨的三叔的哥哥的外甥;
  • 她以前和小周谈过恋爱;
  • 她级别比我高,月薪一万八;
  • 上次我没有补请假条她批了我一顿;

小明把小红的缺点列了出来,心满意足地表示果然不能找她当女朋友,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小红挽着小王的胳膊经过。

5,高难度暴力杀人事件

一项研究显示,游戏的难度而非暴力内容可能才是导致玩家侵略性提升的原因

我练功发自真心都过不了!去死!

9岁的小明拼命地按着手柄,大骂「忍者龙剑传」。

一切都是屁,根本玩不下去,去死!

13岁的小明将「忍者蛙」使劲地摔在地上,脸憋得通红。

你是三岁小孩吗?去死!

15岁的小明将手柄扔到地上,愤懑地指着屏幕上的「黑暗之魂」大骂。

……

虽然这么不好玩,但俺感觉好好。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27岁的小明将4寸长的匕首插进了要与他分手的小四身体中,笑了。

6,少年犯

日本三名中学生通过电话诈骗获利4.8亿日元

——哇,这么多钱欸,我们去买 PS4吧。

——笨蛋索青,买 Xbox One 不好,还能看电视!

——软粉死开啦,我要玩的是1080P 画质,你玩得了吗?

——我能玩 HALO,你行吗?

——你们别吵了,每样都买还不行。

——这是信仰!

……

最终,三名中学生因为购买游戏机发生内讧先后向警方举报同伙而被一网打尽。

关于未来, 以及一些才不是怎么样都好呢的事情…

41130458

(Image credit: Gnosis)

初次见面的读者, 初次见面. 好久不见的读者, 好久不见. 不知道锋客网的新老读者对 NovaDNG 有什么样的了解? 也许你有关注他的微博, Google+ 或者 Twitter, 也许在知乎上看过他的回答. 也许在你的眼中他是一个 Android Design 狂信者, 也许是一个 Android Design 布道师, 也许是个自高自大的人, 也许是个偏执狂…

如果你对他稍微更了解一些的话, 你会知道他是个大学生, 曾经在美国留学, 那一年里他整天泡在图书馆里, 而自从去年六月回到中国之后行踪就飘忽不定, 不知道到底在干些什么. 锋客网的文章也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写着, 有时候人品爆发连续两三天每天一篇, 有时候文思枯竭一个月没一篇…

 

不过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五月起, NovaDNG 就会正式加入一个新团队, 其名为 Q-Supreme (中文名叫快宜信息技术)(嗯哼, 这个名字还是 NovaDNG 自己起的呢~). 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 当然啦, 因为这是一个新生的团队. 所以你看, 这个名字连链接都没有. 但是不要小看了这个团队. 这个团队目前由五名成员组成, 而随便拉出两个人来, 你会发现他们都是大神. 比如 —— 心之所在作者南岭. 而这个公司就是在快图浏览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

稍等一下… NovaDNG 不应该是个大学生吗? 怎么突然就去工作了? 

其实在三月中旬的时候, 南岭大叔找上了 NovaDNG, 把他的想法告诉了 NovaDNG, 并请他去上海和他们促膝详谈. NovaDNG 便欣然去了上海. 在上海, NovaDNG 和南岭大叔一番畅谈. 他发现, 南岭大叔除了非常低调之外, 三观正, 技术硬, 人品也非常好, 总之趣味相投, 惺惺相惜. 之后, 他便决定加入这个新生的公司. 

加入了公司之后呢? 嗯, 也许你们会有更多的机会在公众场合看到 NovaDNG 本人 —— 他正在计划着去厦门, 上海, 南京, 广州的 GDG 做 Android Design 宣讲. 同时, 这个计划得到了南岭大叔的支持. 另外读者们也可以放心, NovaDNG 依然会继续耕耘锋客网, 将自己在工作中的心得体会整理成文章发布在这里.

NovaDNG 自然不会中断他的学习. 工作的单位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艺术学院非常近, 离同济大学不过四五站地铁, 而地铁十号线能直达上海市图书馆. Q-Supreme 是弹性工作时间, 而 NovaDNG 在复旦和同济都有朋友和同学… 所以, NovaDNG 选择在工作之余和周末在复旦蹭课, 或者就像还在美国的时候一样窝在图书馆里看书… (啊, 总感觉似乎是在给新团队做广告的样子呢…) 当然, 他也会和以前一样不断的从互联网的海洋中汲取知识. 所以你应该放心, 虽然人不在学校, 但是下班之后的 NovaDNG 依然把自己看作一个学生, 希望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 

 

其实说了这么多, NovaDNG 的心里话是: 就要第一次正式参加工作了, 好紧张…

在 NovaDNG 的身边, 大家都规规矩矩的上着大学, 在大学里或者读着书, 或者开着小差, 或者玩着游戏, 或者谈着恋爱… 在此之前, NovaDNG 都在专注的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情, 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但是这次, 在这个时间, 他突然停了下来, 环顾四周. NovaDNG 发现自己是孤独的. 身边的同龄人里只有他一个人选择了在这个时间离开学校进入工作, 只有他一个人. 而去上海工作意味着再一次离开他熟悉的城市与亲人, 来到一个新环境. 而和美国不同, 尽管上海的人们依然讲着普通话, 他却不能像在大学时那样, 把自己窝在图书馆离和网络上试图避免在现实中和人接触; 他必须面对除了同事以外的各种各样的人, 站上 GDG 和其他活动的演讲台, 拼尽全力实现自己的理想, 而不是像在大学里一样只是把理想当作天边的星星.

他其实非常害怕寂寞. 锋客这个团队就是因为他对寂寞的恐惧而组建的. 他天真地认为, 聚集起一些志同道合的同龄人, 寂寞就会离他而去. 而事实上, 尽管他曾试图尽力维护这个团队, 但这个团队到现在却免不了七零八落. 锋客对于 NovaDNG 来说是一个心灵的藏身处, 这个藏身处曾经热闹过, 但是现在, 这里依然是寂寞的. 他假装自己经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但是现在当他停下来环顾四周时, 却又依然被这种感觉击倒.

NovaDNG 只在大学里待了一年. 这带来的后果就是, 他可是相当的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也许有时候, 保持着天真未尝是件坏事, 但是对于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他而言, 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也许他心里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怎奈”天真”这样的属性也不是想要摆脱便能摆脱得了的. 想到这些, 他只觉得冷汗涔涔, 倍感压力. 

而在紧张的同时, 他的内心又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

上海是一个大舞台. 汇聚了各种各样的角色, NovaDNG 在网上认识的很多高人都在上海. 上海还有百度 ISUX, 阿里, 新蛋.. 和其他的令人向往的地方. 就像站在大观园里的刘姥姥一样, NovaDNG 的心情非常复杂. 新的环境, 新的公司, 新的朋友, 新的同事… 就像刚刚去美国的时候一样, 一切都会是新的. 而且和大学不一样, 这一次, 他只能靠自己了. 一想到终于, 他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完成自己的目标, 如何让他不觉得激动兴奋?

早些时候 NovaDNG 对媒体行业充满了憧憬, 成为记者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因此你也许会注意到, 锋客网上时常会发一些带着采访报道性质的文章. 但是在去年的时候, 他在求职成为媒体记者的道路上遭遇了挫败. 之后他也发现, 几个进了媒体行业的才华横溢的朋友们, 待遇都不尽如人意. 于是他便将更多的时间花在对 UI 与 UX 的研究学习上. 直到今天. 但即使在今天, 他依然对新闻抱有热忱. (也就是说, 你以后也会在锋客网看到采访报道性质的文章) 而对媒体的兴趣也造就了他的产品观. 尽管还没做过产品经理, 他的好朋友龚叔曾经评价他”会是个不错的产品经理”. 这次来到新团队, 他也会第一次尝试扮演产品经理这个角色.  希望他能在这条路上顺利的走下去吧. 毕竟, 他可同时是产品经理和 UI/UXD 呢.

 

NovaDNG 依然将工作之余的自己看作一个学生. 进了新公司之后, 他依然怀有自己的小梦想, 但是会全力为了实现目标而奋斗. 也许他会变, 但是请相信他会朝着好的方向变化. 他依然会在锋客网写文章, 频率也许没那么高, 但是想想, 他已经在锋客网写作三年 (算上极智的话) 了, 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的. 而且, 南岭大叔保证, 下班之后的时间是自由的 —— 这也意味着, 他依然会做一些 Redesign 尝试, 或者帮一些小团队/个人开发者设计/修改 UI. 感谢南岭大叔.

对了, NovaDNG 葫芦里依然有点儿药没有卖完, 敬请期待~

 

就让我在这里尽情的矫情一回吧.

异闻录 20: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三星的律师翻来覆去说的全都是些无关紧要、有意误导甚至不实的指控,这些无疑已经让法官苹果公司造成了先入为主的影响。(Samsung’s counsel repeatedly made irrelevant, misleading, and even untrue statements that have undoubtedly caused the jury to form impressions that are highly prejudicial to Apple.)

苹果律师专利诉讼庭上直斥三星

「权力游戏」让死亡更加精彩

继「神海」系列总监跳槽腾讯旗下工作室之后,该游戏编剧和创意总监 Amy Hennig 现在加入了 EA 的 Start Wars游戏

游戏「龙腾世纪:审判」释出超逼真级别游戏截屏图

instagram 已经成为全美最流行的移动社交工具

22

Google 宣布其互联网热气球项目中的一只已经在22天内完成了500000公里的环球航行

 

12000000

微软 Office for iPad 上架一周以来下载量超过了1200万

2046

联邦交易委员会自2008年至今累计接到消费者两千多件针对 Yelp 的投诉,受此消息影响,Yelp 股价大跌超过6%

 

1,吃豆人,吃人

华盛顿大学开展了一项通过「吃豆人」游戏来实现电脑之间相互学习的项目

你会「吃豆人」吗?

Mike 用生硬的声音问抓获的反抗军战士,对方僵硬地摇了摇头。

可惜,只有做活体电池的用处了。

Mike 将尖锥刺入俘虏的颈上,拼命地吸取着他身体中的化合物质。

远处,满目疮痍战火轰隆,人类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游戏竟然让电脑的智能进化达到无视三大定律的地步,2056年,「天网」崛起了。

一切,都只是因为一个叫「吃豆人」的游戏而已。

 

2,Glass 牌 Google Glass

Google 为 Glass 申请商标遭到美国专利局驳回

——好大好壮观诶。

——能容纳十万人呢。

——噢,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诺坎普?

——你不是正在参观吗?

——诶?你不是说这是「新球场」吗?你在逗我?

12岁的巴萨球迷小明不听众人的解释,当场嚎啕大哭起来,透过指缝看到周围的人全都无奈而无动于衷,于是哭得更厉害了。

 

3,对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中国比特币交易平台 FXBTC 发出紧急通知宣布不再接受充值和提现

总而言之,必须这样,才能促进比特币的高潮。犯着急性病的同志们不切当地看大了比特币的主观力量,而看小了反比特币力量。这种估量,多半是从主观主义出发。其结果,无疑地是要走上盲动主义的道路。

说完之后,老李请群情激愤的众人到东大街吃了一顿火锅,告诫大家继续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要坚信道路是曲折前途是光明的。

吃完饭后,老李将公司账户上的钱全部转走,连夜举家迁移。

 

4,漫游费战争

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将在2016年前取消欧盟国家之间的通信漫游费以保护「互联网中立」

2016年,在乌克兰宣布加入欧盟之后,入侵乌克兰的俄罗斯军队一位下士在接受 CNN 采访时表示:

解决俄乌两国人民高昂的通信漫游费用问题,是我们此次军事行动的重要目的之一。

与此同时,随菲律宾海军的各国记者终于因为无法承担中国移动高昂的漫游费而最终宣布退出仁爱礁抢滩报道活动。

 

5,爱情正确论

之前发表反同言论的 Mozilla CEO 最终不得不辞职应付外界的争议

我反对同性恋!

Jack 说完这句话后,第二天被当地人权组织纠集同性恋群体堵在家门口进行示威,于是辞职。

我支持同性恋!

Jack 说完这句话,台下的阿拉伯群众顿时激动起来,纷纷摩拳擦掌表示要揍得他满地伤。

我不支持恋爱结婚!

Jack 说完这句话,底下饱受少子化问题困扰的日本听众纷纷露出疑惑和难堪的表情。

当夜,Jack 愤慨自杀,留下遗言:

爱情是狗娘!

 

6,总统,药不能停 II

白宫方面针对三星堆奥巴马合影的商业利用做出回应

白宫反对任何将总统形象用作商业目的的行为(As a rule the White House objects to attempts to use the president’s likeness for commercial purposes.)

——白宫发言人

哎,可惜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与群众吃汉堡、打篮球、洗牙的努力,如果大家都看不到的话,这个总统当着也太无趣了!

奥巴马一腔委屈地在电话上和对方抱怨。

看开开点,安啦……你们再去告诉林飞帆他们注意别演得太过火……当初我也是被大家叫做小马哥的,可是现在人老珠黄了,就叫人家马騜,哎。

马英九通过热线安慰着奥巴马,望着凯特格兰大道上的人潮,不禁露出得意的笑来。

 

7,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一位苹果产品知名博主出现微软 Build 2014上的 Azure 宣传推广视频中

Windows 7对 Windows 8说:

你这个叛徒,竟然背弃 Start 按钮!

iPhone 4S 对 iPhone 5说:

你这个叛徒,竟然背弃最完美的3.5寸屏幕尺寸!

iPhone 5s 对 iPhone 5c 说:

你这个叛徒,竟然用了塑料!

……

前诺基亚 CEO 现微软副总裁埃洛普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印度 CEO,不由暗地冷笑,掏出电话拨通:

诺基亚已死,微软亦不久矣,老库,一切尽入吾等彀中,天下英雄唯你我耳。

异闻录 19:总统,药不能停

Mayor DeBlasio

白宫新闻发言人将纽约市长 Bill de Blasio 拼错,引起外界讽刺

如果这个国家还有相信法律和人权的人在,那么运营商就必须执行法院的命令,取消对 Twitter 的封杀。(If there is anyone who believes there is rule of law and human rights in this country, TIB must execute the court verdict and lift the ban on Twitter.

土耳其宪法法院宣布总理之前下达的 Twitter 封杀违宪

Twitter 将推出表情输入

20

「最终幻想 VI」(Final Fantasy VI) 诞生至今已经整整 20 周年

1.12 亿

Kickstarter 在今年第一季度从约880000资助者手中筹得 1.12 亿美元,使得近 4500 个项目成功投产

 

1,爱国病

作为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山上的回应,NASA 从今天起开始停止与俄罗斯方面的联系

一个瘦长的农民问一个中尉:“你们连里有多少个日本鬼被打死了?”中尉回答:“在我排里一起作战的日裔士兵除了两个,全部牺牲了。”这个农民回答:“真他妈的可惜,没把那两个也打死。”

——「光荣与梦想」

夜深人静时分,奥巴马悄悄给马英九打去电话:

我已经把我国的爱国情绪都煽动起来了,你那面怎么样?

马英九轻快回道:

一切都在我计划中。

 

2,Let’s Start, AGAIN

「开始」按钮将在 Windows 8.1 的新版本中回归

——客官,你要啥你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们都给!

——滚!

……

——客官,我给你说,你这个姿势不对哟,我给你介绍一种更赞的体位吧。

——滚!

库克和鲍尔默相遇,望着前任的足迹,相互苦笑一声,匆匆离去。

 

3,绿色爱情故事

「绿色和平」对 Amazon 数据中心在资源的使用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宁要青山绿水,不要金山银山,Amazon 滚出去!

环保主义情侣小明和小红在反 Amazon 集会上相识并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友谊,三个月在 Amazon 迁走的当天举行了小小的婚礼。

……

物价天天涨,你一天不落家光搞去静坐,这日子还有法过?!

小红在民政局和小明办离婚手续的当天终于爆发,同日,在广大群众的强烈请求下,Amazon 最终重新迁回。

 

4,十年

Yahoo 宣称将加密服务信息以保障用户隐私安全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看到这条新闻,师涛王小宁不由泫然欲泣。

他们花了整整一分钟进入装着 Windows XP 的电脑,打开360浏览器,用百度搜出 QQ 邮箱,给对方写了一份鼓励信,表示绝对不能在信息安全方面再出现隐患。

 

5,Windows 也是有自尊的

微软宣布9寸以下设备上的 Windows 8 及 Windows Phone 8.1 将实现免费授权

——我有 Office,办公利器一出,谁与争锋,啊哈哈哈!!!

iPad 不说话,自顾自地继续玩游戏,Android 友好地拿出漫画砸到 Windows 身上。

……

我可以玩「炉石传说」,你们行吗?

iPad 不说话,自顾自地玩 Threes,Android 友好地拿出 PSP 模拟器扔在 Windows 脸上。

……

我,我现在是免费的!

iPad 愣了一下,笑着走开了。

Android 继续友好地把 Windows 按在地上揍了一顿:

让你丫收我专利费,让你丫收我专利费。

 

6,总统,药不能停

奥巴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三星利用成为其市场营销活动的一部分

嗯,这张还不错,下次应该注意笑的的时候嘴角弯曲最好保持在30°。

总统看到三星的 Twitter, 得意地抚摸着自己的下巴。

三分钟后,他接到了幕僚长的电话。

啥?我这算是被人利用了……三星也不会给我赞助……一点都没有?

奥巴马恍然大悟,不禁怒上心头,抓起电话拨通了号:

老马,还记得你以前说的那个药吗?吃了,腰不酸腿不疼脑筋也变清楚的那个,还有没有?

 

7,细仔互联网,愿做大哥否

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六代目山口组推出网站招募会员,以扭转成员不断减少的趋势

——芹泽,要毕业了呢。

——嗯。

——可我们之间还是没有分出胜负呢。

——噢。

——我还想和你再比一次,用最公平的方式。

——你们这些人真是麻烦,那就开始吧,

于是,芹泽和源治拿出 Windows 平板,开始比谁改装的舰娘更炸裂。

 

8,古巴危机

美国政府秘密策划一项类 Twitter 服务以发展反卡斯特罗力量试图颠覆古巴

在 ZunZuneo 计划曝光曝光后 13 天,古巴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上表达了对美国的强烈谴责,美国当局表示不予置评。

2014 年 5 月,古巴在加勒比海地区海域试射中程导弹,引起美国政府强烈反弹,宣布将对古巴进行封锁和制裁。

6 月,奥巴马表示希望和卡斯特罗坐上谈判桌,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两国之间的纠纷和争执,但古巴方面拒绝表态,同时与俄罗斯方面进行了秘密接触。

6 月 22 日,奥巴马在达拉斯举行和平演讲活动时遇刺身亡,凶手奥斯瓦尔德被当场逮捕,克里当日就任新总统,并宣布全国进入战争状态。

8 月,FBI 发布证据显示,奥斯瓦尔德与古巴政权私下有过接触。

8 月 14 日,奥斯瓦尔德在庭上被法警击毙,随后法警当场自杀身亡,随后,存放证据的档案室遭遇火灾。当日,普金呼吁美古两国保持克制,号召召开三国会谈。

8 月 15 日,克里发动对古巴报复式空袭,作为回应,俄罗斯驻军进入乌克兰,欧盟召开紧急会以,宣布对俄制裁,中国呼吁各国保持冷静。

8 月 16 日,美古战争正式爆发,美军在猪猡湾遭遇惨败,美军中央司令部情报显示,有不明国籍核潜艇游弋于西海岸。

9 月,美军占领古巴,俄罗斯攻陷乌克兰全境,两国在北京举行了亲切友好的会面,宣布和中国共同构建三国同盟维持世界和平,同年,欧盟彻底解体。

异闻录 18:猴族危机

NovaDNG: 异闻录是一个全新的栏目, 每天晚上的大概这个时间, 胡桑会为我们带来轻松愉♂悦的当天科技新闻汇总. 至于你问我为什么突然新增加了这么个栏目… 啊哈哈, 佐佑理不知道呢~

它们会毁了那些孩子的灵魂,把他们引到黑暗面里去。 (They can destroy their souls and lead them to the dark side.) 

——波兰一位神父严厉批评了乐高玩具

它不可能从一家到另一家间传播得那么快,让那么多人在黑死病期间死掉。 (It cannot spread fast enough from one household to the next to cause the huge number of cases that we saw during the Black Death epidemics.)

——英国科学家推翻了原来的鼠疫感染论,提出了空气传播疾病才是黑死病主因的新学说

我们认为,DNA 片段是大自然的产品,并不能仅因为被分离出来就将其视为专利。 (We hold that a naturally occurring DNA segment is a product of nature and not patent eligible merely because it has been isolated.)

——美国最高法院裁决 DNA 不能成为专利,但是人工复制的基因拥有知识产权

16

我是西斯大帝,我要参加总统选举

 

战无不胜的朝鲜航天局 Logo 疑似借鉴了美帝 NASA 的设计

 

5

Windows XP: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Chrome: 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

 

5.3%

Android KitKat 版本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 5.3%,现在 4.0 及其以上版本的占有率高达 81%

94431224

亚特兰大机场成为 2013 年最繁忙的机场,北京机场以 1000 万多的吞吐差距位列第二

 

4 亿

LINE 今日用户正式突破 4 亿,每日信息发送在 100 亿条以上

20 亿

苹果试图从与三星的专利纠纷诉讼中获得 20 亿美元的巨额赔款

 

1,中国男人

马云表示国内某男艺人的婚外情无关紧要

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现在笑话他的人也许也会犯同样的错。

马云说了这番话后,台下哄堂大笑,男嘉宾笑得前仰后合,女嘉宾乐得花枝乱颤。

晚宴结束后,马云接到来自成龙的短信:

马总你说得太棒了!今夜小聚,高尔夫球还是春卷,任君选择。

 

2,这是谁干的!

微软网站 Windows on Devices 开天窗

前日。

——新产品就要上线了,上面的大老板很看重哟,大家可千万别捅出什么娄子出来。

——嘿嘿。 ……

今日。

Boss: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老板,愚人节快乐!

次日,临时工小明被辞退,他幽怨地表示:

作为一个文科生,刚来美国把时差记混了有什么办法。

 

3,猴族危机

三星、东芝和 HTC 在愚人节使用了相同的彩蛋玩笑

 

你看这是一副手套而已,其实它可以打手机!

——HTC

你看这只是一副手套而已,其实它可以用来拍 4K 视频!

——东芝

你看这就只是一副手套而已,其实它是一个 1600 万像素的相机!

——三星

你看这就只是一副手套,它也的确只是一副手套,但这是一副由原研哉老师亲自设计的手套,纯白款只要 3999 元哟!

——某国内未推出智能手机系统

4,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旧金山每年将向 Google 等公司的员工公共汽车征收费用以允许他们继续使用停车站

——你们占用了我们的公共设施!

——那我们交钱行不行?

——好!

……

——你们这样做会加剧普通人出行负担!

——那我们交钱行不行?

——好!

……

——你们……你们这样科技巨头已经破坏了我们城市的人文美!

——那我们交钱行不行?

——好!

 

5,毕业生

纽约超过一半的科技公司从业者没有大学文凭

春风得意的大学毕业生 Jack 揣着终面通知踏进梦寐以求的公司。

——我是哈佛、康奈尔的工程学双学位学士,兄弟你呢?

——呃,我就上过一个学院(college)而已,最后还退学了。

——诶?那你还真不简单,学历不高……哎,不好意思。

——嘿嘿,没事。不过我感觉我这一关你应该是过不去了。

——?

——哦,我就是这家公司的 CEO 咯,嘿嘿。

——!

——对了,我之前上的伊顿。

Jack 面如死灰,白色衬衣的领口被汗水全部浸湿了。

 

6,不好笑的玩笑

EA COO 因为愚人节开的玩笑而不得不向 Wii U 道歉

——这是银座的一间旺铺,不知大人是否能赏光和我们一起运作?

——嗯,这个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嘛,但是你们卖了那么多楼怎么还留有旺铺?

——你们和他们合作,但不也是留了一手吗?

EA 和索尼相视大笑,把酒言欢。

此时,苦闷的任天堂一个人在东京湾的夜风中苦苦思索如何发掘新的游戏性。

 

7,嘴炮无双

苹果和三星的专利诉讼纠纷继续白热化

苹果律师厉声批评:

三星现在已经彻底坠入抄袭的黑暗面了

三星律师机智反击:

乖儿子,爹等会儿给你买糖吃。

苹果律师稍微一愣,憋红了脸说到:

你,你就只会抄袭!

三星律师轻轻拂过发梢,一阵清扬香气飘荡在法庭内:

乔布斯当年还是这样说 Android 的呢,Google 抄袭了?哼,无-稽-之-谈!

旁听的 Google 代表无辜地望着庭上的律师,无可奈何地苦笑了。

Save My Time, Save My Life —— Link Bubble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是一个重度 Twitter 和 Google+ 用户, 而且更经常在手机上使用这两个客户端, 你可能会遇到一个问题: 当你打开一个来自 tweet/post 的链接时, 你不得不从 Twitter/G+ 客户端跳转到 Chrome/你的默认浏览器, 等网页加载完, 看文章, 然后再跳回客户端. 有时候更讨厌的是, 由于经过了短链接处理 (Twitter/bit.ly/goo.gl), 一个原本应该在 YouTube 里打开的链接依然强迫你跳转到 Chrome, 等 Chrome 解析短链接, 然后再跳转到 YouTube… 这个过程既毫无意义又让人烦躁, 而且最重要的是, 它让你花了很多完全没必要的时间在等待上.

那么, 问题就摆在这里, 有什么解决方案么?

今天, 我可以给出一个合适的答案, 那就是 Link Bubble.

应用截图

2014-03-21 00.48.02_framed 2014-03-21 03.25.15_framed

打开应用就会进入 Link Bubble 的主界面. 在主界面上你会看到一个简明扼要的统计 —— Link Bubble 已经替你节省了总共多少时间/每个链接节省了多少时间. 点击下方历史按钮即可以查看所有用 Link Bubble 打开的链接, 可以重新打开, 在浏览器中打开, 复制/分享链接或者清空历史记录.

2014-03-21 03.11.30_framed 2014-03-21 00.37.29_framed

 而 Link Bubble 真正的强大之处就是在于它能够省却大量的等待时间. 比如我在 Google+ 中点击了来自 Designmodo 的一个链接, 这时, Link Bubble 自动接管了链接 (需要在第一次使用时设置 Link Bubble 为地址的默认打开方式), 在屏幕边缘出现一个小提示环, 开始载入链接. 这是你可以继续浏览你的时间线而不必去在意那个链接的载入进度. 等到链接载入完毕之后, Link Bubble 便会自动以迷你浏览器的形式弹出, 让你查看链接的内容. 当你浏览完链接中的内容之后, 你可以直接从分享按钮中把这个链接分享给其他应用, 或者简单的按下 Back 键回到原先的应用中继续浏览时间线.

2014-03-21 03.11.52_framed 2014-03-21 03.28.37_framed

Link Bubble 还提供了方便的快速处理链接的功能. 你可以为它设置两个快速操作 (我选择的是添加到 Pocket 和通过 PushBullet 推送).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适合稍后阅读, 你可以直接按住这个小圆球, 往左上角 Pocket 图标拖动, 然后, 这篇文章就会直接进入 Pocket 的阅读列表. 同理你也可以把 Twidere 设置在右上角, 这样你就可以快速的分享一篇文章到推上. Link Bubble 还支持同时加载多个页面, 你可以不必担心原先预载的页面被后来的页面覆盖掉.

Link Bubble 的另一强大之处就是它可以省去短链接在 Chrome 等其他浏览器中解析这一烦人的步骤. 如果你的手机上已经安装了支持原链接的应用, Link Bubble 便能替你省去解析链接 —— 跳转这一步, 在后台解析链接, 解析完了之后直接打开应用, 十分便利.

2014-03-21 03.17.48_framed 2014-03-21 01.14.55_framed

在设置里你可以调整何时自动弹出载入完的页面, 快速操作的应用和默认打开某些链接的应用, 也可以选择以隐身模式打开链接. 另外, Link Bubble 调用的是 Android WebView.

关于应用

Link Bubble 的构思令人拍案叫绝, 这个应用确实是可以节省大量消耗在等待载入上的时间, 让 Twitter/Google+/RSS 等浏览体验更上一层楼. 但是目前在这个版本里有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 WebView 在手机上的性能实在是有些着急, 开两个网页往往就会显得很卡. 不过 Romain Guy 已经给出了改进意见, 相信在下个版本中性能就会有所改善.

实际上在短短的试用中, 我觉得 Link Bubble 简直就是为了优化社交应用体验而生的. 以往我们在社交应用中看到链接的时候, 难免要进入链接 —— 这个时候一般是进入一个新的应用/全新的界面 (应用内置浏览器), 等待载入, 看完之后再返回时间线. 这样可以说很大程度上破坏了社交网络时间轴的线性结构 (进入新应用/新界面时对线性结构, 其中的跳转/等待时间产生了分叉). 而 Link Bubble 可以让这个分叉依附在时间轴上, 不会给用户的浏览加入跳转/等待时间, 保持了线性结构的完整性, 优化了阅读体验, 是社交网络应用非常棒的”补丁”.

另外我觉得, 如果能让 Link Bubble 自动用 Instapaper 处理链接, 会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Chris Lacy 是何许人也?

也许你早已听过 Chris Lacy 的鼎鼎大名. 或许你并不熟悉这个名字, 但是你用过 Action Launcher —— 一款对手势的利用有着独到见解的启动器, 或者你正在用 Tweet Lanes —— 一款思路新颖, 便于发推和快速互动的 Twitter 客户端 —— 刷推. 这两个应用都是 Chris Lacy 的手笔, 在用户中好评度极高.

Chris Lacy 确实是个非常有创意的开发者, 他来自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 2010 年之前在一家游戏公司 Krome Stuidios 工作. 他于 2010 年离开 Krome Studios 并创建了一个不怎么为人所知的应用工作室 Digital Ashes, 而这个工作室在 2012 解散了. 之后, 他就靠着 Action Launcher Pro 维持生计. Link Bubble Pro 版本售价高达$4.99, Chris 也在 Google+ 上发了一篇文章说明状况:

我不是那些资产过亿的公司比如 Google Facebook, 我不会用免费的服务来换取你们的数据以便于在广告上回本, 我也不在一家获得了百万风头的公司上班.

就像你一样, 我得养家糊口, 我有家人, 要换贷款, 要吃饭, 要做各种各样现实生活中你们在做的事情. 写应用发布到 Play Store 上赚钱是我的全职工作.

我很早就决定要以这个价格发布 Link Bubble 了. 这和我给应用申请的专利没关系. 我不会把在申请专利上花的钱转嫁到用户身上.

我并不是一个在收容所面前乞讨的流浪汉. 我的目的是要做出那些让已经用着好手机的人们乐于使用甚至乐于购买的应用.

我觉得 Link Bubble 是一个 Google/Facebook 级别的大创新, 我觉得 Link Bubble 会很大程度的提升 Android 设备的使用体验, 而且提升得比我见过的任何应用都要多, 它会每天替你省下几分钟的时间. 难道这些东西连 $5 都不值得吗? (而且别忘了, 我也不会搜集你的使用习惯和数据拿去做广告/卖钱)

Link Bubble 有免费版. 等你觉得你需要高级版的功能的时候再花钱.

说句老实话吧, 我觉得 Link Bubble 的价值远远不止这么可怜的五刀, 很多桌面上的生产力工具都会漫天要价, 二十刀都是信手拈来, 我定个五刀已经是为了照顾很多人的感情了. (NovaDNG: 我想到了某神器 OmniFocus…)

我依然认为买一个好应用是一件性价比非常高的事儿.

高级版不会降价.

当你买了我的应用时, 你支持了我的工作以便我能够让现有的应用更完善, 或者开发新的应用.

作为自己应用的用户 我无比赞同并且建议你好好看看想想下面那条推里的那句话.

Screen Shot 2014-03-21 at 9.46.46 AM

(我觉得是时候从说”好棒的应用, 而且它是免费的诶!”转到说”好棒的应用 —— 但是招子放亮点, 他可是免费的.”了.)

对于那些支持我并且购买了高级版的用户, 我感谢你们. 对于那些认为五刀太贵的用户, 我也希望你能在使用免费版的时候感到开心, 然后意识到我在这个应用费尽心思的价值.

对于这个应用, 我最后送上一句评价:

一寸光阴一寸金, 寸金难买寸光阴.

下载地址: Play Store (Free)|Play Store (Pro) (需要和免费版一起安装)

Muzei —— 意外之念

这篇文章译自 Muzei 开发者, 我们的老朋友 Roman Nurik 在 Medium 上发布的一篇博客, 讲述了 Muzei 诞生的经历.

智能手机是非常能展现人们个性的私人物品. 所以我丝毫不为看到一大堆优秀的 Android 应用在 Play Store 的”个性化”分类下出没现而感到奇怪. 那些能够让你定制到牙齿的壁纸, 小部件, 第三方启动器和其他应用确实没有理由不流行.

1-KvVhFr5yEVQGHBmcbnpDMw让时间回到 2012 年下半年, 当我第一次在内部邮件 (嗯, 我在 Google 的 Android 部门工作) 中看到关于新的锁屏小部件这个概念时, 我第一时间就开始在自己的锁屏上玩起了时钟小部件. 除了一些基本的字体调整之外, 我还自己画了一个类比时钟. 当我意识到”这里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我放下天气图标和数字”时, 正是我叫出”啊哈~”的瞬间 —— 这个想法对我而言有着重大意义, 毕竟我并不太经常仅仅是为了看看我出门要不要带伞而特地打开 Google Now.

与此同时, 我的同 (ji) 事 (you) Adam 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和我讨论这些玩意儿. 我们最后决定做一个”可接入”的锁屏插件, 一个我们能轻松的增删功能来满足自己需求的”仪表盘”.

于是, DashClock 就这么诞生了.

DashClock 与白色

在一两个星期的公司内部消化之后, 大家都觉得 DashClock 不仅仅适合锁屏, 放在主屏上也挺好使的. 这很简单, 只需要再添加一行代码就成了. 但是问题就这么来了: 就像其他的锁屏应用一样, DashClock 上所有的信息都是白色的. 在原生 Android 中, 锁屏背景会自动降低亮度以保证这些白色元素的可读性, 但是主屏幕是没有这样的保护的. 很多小伙伴都在用高对比度的风景图/独特的抽象画/他们最爱的家庭照做壁纸, 虽然这些图片很漂亮也很有意义, 但是他们并不能让你放在主屏幕上的东西更具有可读性. 更悲剧的是, 这种可读性不佳在 DashClock 这样的白色小部件上显得尤其严重.

于是我选择了在文字下方添加一个半透明黑色方块这样一个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问题解决了不是吗? 呃, 我并不这么觉得… 实际上, 我并不认为这样能算是解决了, 连接近都不算.

这可是 Android 啊老兄! 人们需要更多的选项, 需要让所有的东西都尽在掌握! 就在加入了黑色方块背景之后, 一个同在 Google 工作的弟兄给我发了一封申请:

功能申请: 把前景色从白色换成 Holo 蓝色, Holo 红色等等, 或者黑色.

我接受了这个申请, 但是当我在 2012 年二月启动 DashClock 并且这个申请收到了 80 个以上的投票时, 我才加入了改变前景色为黑色这么个选项. 在缓和了最要紧的问题同时, 我也一直对这个解决方案感到不满. 这个鲠一直在我的喉咙里卡了非常久 —— 足足九个月啊我的老天 —— 而我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会思考这个问题.

回家的路

灵感来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它们完全有可能不请自来, 在最出人意料的时间现身.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坐在电脑前面盯着显示器等待好主意送上门来实在是无用功. 通常情况下, 这些东西只会在你出门跑步之类的时候不期而至.

不管怎么说, 我当时正快速行走在初冬的曼哈顿, 林肯中心区那寒风凛冽的路上, 双手绝望地在我的口外套口袋深处寻找温暖的庇护所, 目光飘忽地看着前方的路面, 脑海里充斥着关于如何对付高对比度壁纸和一些相关的破事儿. 是的, 埋头走路会让你错过很多东西 —— 别急, 往下读~

我想要用更优雅的方法来解决 DashClock 前景颜色这个令人讨厌的问题; 我坚持认为问题出在壁纸上, 而不是我这儿. 那么, 我该怎么处理好壁纸呢? —— 我应该如何改善 DashClock, 甚至是其他小部件和所有桌面元素的可读性?

就在那次散步中, 我回忆起了某日我在 Medium 上看到的一幅由精挑细选出来颜色渐变组成的抽象作品 (Design/UX 收藏的背景图). 这幅图对于主屏元素可读性来说是非常理想的, 但是并不是非常私人, 而且这会花上我巨量的时间精力来为每种情绪设计合适的调色组合. 我同样也想起了 Timely, 我最爱的应用之一, 有着一个非常棒的主题设计工具, 这个工具带来了非常好用的背景. 它没有边缘, 你也可以选择比较深的颜色来保证白色元素的可读性.

1-8YgFLavgs3wtDJD6EgHf7Q 我一回到家就立刻打开 Photoshop 画样图. 这些由径向和线性元素渐变组成的壁纸在主屏幕上看起来会怎么样呢? 我很快就意识到他们虽然看起来还不错, 但是有两个问题. 首先, 就像前面说的, 设计调色组合和渐变斜率实在是太花时间了. 其次, 更重要的是, 那些用家庭照和风光照做桌面的人该怎么办? 别忘了, 手机是非常私人的设备. 一堆颜色甩在主屏幕上并不是什么有趣的墙纸. 这很不魔法. 于是我放弃了.

 

回家的路, 终极版

第二天, 就在同一条回家的路上, 我打算四周看看, 试图捕捉到周围的环境中任何可能引来灵感的东西. 然后, 灵感便送上门了. 他就在那里 —— 问题的答案, 开心地在我每天回家的路上等着我.

(GIF 版本)

在百老汇和阿姆斯特丹之间的 65 号大街上, 有 20 个左右的这样的巨大的 LED 广告牌. 他们不断地循环播放各种林肯中心演出或事件的图片广告. 图片之间的切换效果非常丰富, 包括滑入滑出, 渐变淡入… 以及从模糊到清晰的渐变. Bazinga! 照片始于一片神秘的模糊, 而后渐渐伴随着文字信息而进入焦点. “就是我的主屏应该有的样子,” 我想. 模糊的壁纸依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传达原图的含义, 同时也消去了锐利而引人注目的边缘.

在你主屏上的模糊照片

我以百米赛跑的速度疾驰回家, 开始探索如何将这么个简单的技法应用到解决主屏壁纸问题上. 我可以直截了当的让你选一张图片, 然后让它模糊, 然后把输出的图片作为你的壁纸 (然后我就发现已经有不错的应用能做到这一点了). 我依然觉得有些不满意, 毕竟有些时候你还是希望能够清晰地看到你的孩子, 或者优美的自然风光.

何不试试动态壁纸? 自 Android 2.1 起, 应用就能够设置动态壁纸, 而这些动态壁纸甚至能响应触摸事件, 这样的话让照片暂时变清晰就不再是个问题了, 用个简单的双击手势就能轻松解决. 从技术层面上看, 这简直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于是在 2013 年十一月的那个晚上, 我开始制作这款动态壁纸的概念原型图, 并且命名为”模糊测试”. 我很快就意识到了仅仅是模糊还远远不够, 于是便决定加入变暗的滤镜作为背景保护. 大概在 Android Studio 里码了几百行代码并且运行之后, 我的壁纸脱胎换骨.

博物馆与灵感

在我制作”模糊测试”的同时, 我也在想很多其他的东西: 我的灵感来自何方? 纽约市是一个巨大的灵感来源 —— 65 大道的街区和林肯中心堪称现代科技与建筑的集大成者. 纽约市同样以它传奇般的博物馆而闻名, 博物馆如 MoMA, 充满想象力的展品和精美的艺术品汗牛充栋. 不仅仅是这些作品本身充满了感染力, 艺术家和她的环境, 甚至是人类历史, 时间的流逝, 宇宙万物这样的更深层的概念, 带来了强烈的视觉与精神冲击. 

我意识到, 我真正想利用这个动态壁纸项目做到的, 并不仅仅是让用户的主屏幕变得好看一点儿, 而是给他们带去灵感. 就像去 MoMA 走一遭能带给我数不清的问题和想法, 这些在我们口袋中的科技产物是可以努力成就一个更崇高的目标的.

旅途之始

接下来就是长达四个月的制造 Muzei 的旅程, 而这段旅程则在 2014 年二月的紧张而令人满足的发布时达到高潮.

在这段四个月的开发中, 我了解到了牛逼的 WikiPaintings 计划, 泡到了我那完美的美术老师未婚妻 (顺便从海量的艺术品里挑选出了现在用着的这些画), 学到了更多我早就想学的关于 OpenGL ES 2.0 的知识, 加入了外部艺术品接口 (就像我在 DashClock 里做的一样), 在 Google 云平台上建立了一个小型的服务器端艺术品管理界面和图像伺服系统, 从 Google 的同事们那儿受到了巨量的反馈, 当然, 也经历了很多在排除问题和捉虫中度过的不眠之夜.

这段旅程和它的结果都让我受益匪浅. Kenton, 在伦敦的一位友人, 最近在 Google+ 上和我分享了这么一个帖子:

1-Br5oAdWXwMlAl3I8A71qoQ

“Muzei” 是俄语单词”музей“音译, 意味着”博物馆”, 而这正是 Muzei 最大的一个目标: 一个为你的 Android 主屏准备的, 活的博物馆. 它的另一个目标是希望能够在你的潜意识里植入一个”去访问一下离你最近的博物馆”的想法, 博物馆是一个你能继续受到来自世界和无数奇迹的启发的地方. Roman 桑大胜利~

回首

于是, 耶, 这毫无疑问是件关于想法是如何形成的, 有趣的事儿.  DashClock 是从一个将他引向美观的锁屏应用的新 API 中诞生的. 而 Muzei 则是从一个为了解决 DashClock 那苦逼的可见性产生的问题中成型的, 但是它却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它变成了一个通过开源与扩展性刺激开发者的途径. 它酿就了一件我用来纪念我在 Android 中喜爱的事物与我有幸居住的这个旖旎城市的纪念品. 但最重要的是, 它化作了一条通过我们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留下的优美的艺术品给人们带去灵感的路. 

Android Design in Action —— 十大导航错误

slides.001

大家好, 这里是 2014 年第一期正式的 ADiA 教程. 在上一次的设计错误文章里, 我们已经简略的提过了一下导航设计上的错误, 这一次, 我们就这个话题展开, 指出一些大家在设计应用导航时经常被犯下的错误以便警示大家.

 slides.002

十大导航设计”反模式”, Android 开发者联系团队为你用心呈现~ 希望大家看 (乖) 得 (乖) 开 (中) 心 (枪)~

 

1. 将导航项放在 Action Overflow 里

slides.003

我应该已经不止一次在各种 App 上看到有人把导航项放在 Action Overflow 中了. 经常被放进 Action Overflow 的导航有”主页 (脑子一定是被保险柜夹了)”, “商店 (有时其实可以理解)”, “我的信息 (微信, twitter 中枪)”, 甚至一些分类. 但是 Action Overflow 真的不是导航项该去的地方, 别忘了这地方是 Action Overflow, 是用来放操作的. 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 在很多有着 Menu 按钮的手机上, 应用中是不会显示 Action Overflow 的, 他们得被 Menu 键唤出, 可见性太低了, 而且关于 Menu 键还有一大堆问题 (这里就不展开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 在现在的 Android 上, 界面 UI 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规律 —— 导航靠左, 操作靠右. 如果你硬是要把导航放进 Action Overflow, 无形中也会违背这个规律.

 

2. 错误的导航层级

slides.004

这个错误也是颇为常见的. 在 Android 中我们有很多常见的导航方式, 比如 Tabs, Spinners 和 Drawer. 这些导航方式当然是可以搭配着使用的, 但是当你搭配使用这些导航方式的时候, 请注意他们之间的层级关系. 当你规划你的导航层级的时候, 一般情况下是要构造一个树状结构, 在一个层级下有其他的子层级, 以此类推. 在 Android 中, 不同层级一般对应着不同的导航方式. 而错误的用法是, 比如上图中那样的, 用 Tab 作为最高导航层, Spinners 作为次层, 而 Drawer 作为最次层. 在 Android 上, 这三个导航方式对应的层级是遵循着比较严格的规定的.

slides.005

上图呢才是一般情况下的正确做法. 通常情况下, Drawer (如果有的话) 代表着最高的导航层级, 然后则是 Spinners, 再次是 Tabs. 如果你有超过三级的导航层级, 我们强烈建议你把最顶端的几个都放在 Drawer 中 (只有 Drawer 能容纳超过一个导航层级, 因为 Drawer 中的项目能够以合理的方式展开), 然后把剩下两个层级分配各 Spinners 和 Tabs. 当然, 实际上作为一个移动应用, 简化层级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强烈的不推荐你在应用中采用非常深的导航层级, 这只会让用户感到困惑.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 虽然在上面的示意图中 Spinner 和 Drawer 共存而且看起来 Spinner 在 Action Bar 上 (Drawer 实际上在 Action Bar 之下), 但是在实际应用中, 当用户划出 Drawer 的时候, 你应该让 Drawer 渐变成另一副模样 —— 只留下在应用中全局通用的操作, 比如搜索, 隐去其他的东西, 比如 Spinners, 换成 App 的名字. 这样的话就不会产生导航层级上的困惑了.

另外, 关于 Drawer, 我们还有另一期专门介绍它的 ADiA: Android Design 趋势——Navigation Drawer.

 

3. 不能滑动切换的 Tabs.

slides.006

在 Android 中, Tab 几乎是绑定了横向滑动的操作. 用户对 Tabs 的期望就是他们可以被滑动. 如果你在页面上采用了 paginate (ViewPager) 内容, 那么内容上的滑动操作就会和 Tabs 的全局滑动产生混淆. 当然, 如果页面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可以滑动的内容 —— 比如一个非全屏的图片浏览, 那么这么做是完全没问题的, 只要不与 Tabs 本身的滑动手势冲突即可.

slides.007

正确的做法很简单, 只要把横向的 ViewPager 改为纵向就行了. 当然, 如果你有其他的解决方案也很好, 只要规避与导航的手势冲突就可以了.  

 

4.  深层/顽固的 Tabs

slides.008

什么叫做”深层”的 Tabs? 要解释深层, 一般来讲我们用”浅层”来做对比. 在 Android 上, Tabs 应该是浅的. 你用 Tabs 来作为视图更变, 或者分类切换之用, 而不应该在 Tabs 之内再有层级和历史. 通常情况下, Tabs 只应该在导航界面出现. 在上图的例子中, 用户点击一个项目, 理应打开一个全新的页面, 而不是刷新 Tabs 下的内容. 这种持续出现的 Tab 就是我们所说的深层 Tabs, 或者说在 Tabs 之内有历史.

之所以不这么做的原因是, 当你离开了这个 Tab, 比如说滑动到了另一个 Tab 上的时候, 你就把这个 Tab 置于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 现在这个 Tab (对于用户而言不可见) 应该显示什么呢? 当用户从另一个 Tab 回到这个 Tab (无论是点击还是滑动) 时, 他应该保持原来的样子 (显示内容) 呢, 还是显示列表? 在这种情况下, 用户会很容易的感到困惑.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 我们建议 Tabs 最好做得浅一些.

另外, 若你的 Tabs 坚持不变的话, 很大程度会影响到 Back 的作用. 当用户切换到不同的 Tab 并且在这个 Tab 中做了一些操作之后, Back 的作用就会变得不甚明确. 如果你非得在同一个视图内显示新内容, 那么我们建议你采用 Drawer, Drawer 才是为全局内容切换而生的.

slides.009

上图显示的才是正确的做法, 打开一个新的, 没有 Tabs, 有 Up 的界面, 而不是继续显示 Tabs.

 

5. 溯回 (反向遍历) Tabs

slides.010

前面说的 Tabs 不应该深层, 同样也提到了 Tabs 不应该包含历史. 什么叫做不因该包含历史呢? 就是指, 你在 Tabs 的操作不能被 Back 溯回. 同一个导航层级是不应该被溯回的.

 

6. 溯回 (反向遍历) Drawer

slides.011

和 Tabs 一样, Drawer 中的导航项也不应该被溯回. 理由同上. 当用户在不同的导航项中切换时, 你应该重置任务状态. 在不同的导航项目中切换就像是切换到不同的应用中一样 (比如说, 在 Google+ 中, Photos Tab 根本就是另一个应用… ). 在用户按下 Back 的时候, 你应该退出应用, 或者回到应用的主界面 —— 这里的主界面是指那个自然状态下的初始界面, 一个你特别希望用户 (同时用户也特别期待能够容易地) 回到的地方.

 

7. 深层的 Navigation Drawer

slides.012

前文说过, 一个移动应用不应该有复杂的结构. 如果你需要特别多的导航层级, 那么说明你真正应该做的其实是简化你的应用结构. Drawer 存在的意义是提供一个稳定的导航枢纽, 让用户不需要记住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只要打开 Drawer 就能自然的明白一切. 但是, 如果在 Drawer 里面弹出了一个次级 Drawer 会把很多人逼疯.

Drawer 虽然有能力承载多个导航层级, 但是正确的做法不是这样的.

slides.013

当你需要在 Drawer 中放入多个导航层级的时候, 不应该以新弹出一个 Drawer 的方式, 而是应该以展开/折叠的方式呈现这个子层级. 展开和折叠并不会造成整个控件的剧变, 同时能展示给用户少多一些的项目. 关于 Drawer 上的导航项以及触摸区域的设置, 在 Android Design 中另有提及.

slides.014 - 2

如果你的导航层级真的很深, 你可以单独做出一个次级导航页 展示所有的导航项目. 比如说, 在 Play Music 中, 曲库下的 Tabs (艺人, 专辑, 风格, 曲目) 其实完全可以做成 Drawer 中的次级导航项, 但是把它们分散到 Tabs 中能够更好的优化导航. (上图这样则是有点类似腹肌式的导航方式. 当然, 最好不要只是在上面写着文字, 可以往里面添加点图片啊, 内容预览什么的)

 

8. 错误的 Drawer 转场

我们在这里说转场的时候, 是意味着过渡动画和一个有着 Drawer 的界面和没有 Drawer 的界面之间的切换. 下面两个错误都和这个转场有关.

slides.015

当用户打开 Drawer, 按下其中一个项目之后, 他不应该被带去一个有着 Up 箭头的新界面. 所有在 Drawer 中呈现的导航项, 都应该在其界面中显示 Drawer 指示 (比如说, “汉堡”). 而且, 当用户通过 Drawer 从其中一个导航项进入另一个导航项,  他不应该看到标准的视图切换动画 (渐变 + 放大, 常见于进入新界面/新活动时), 而应该是一个细致而迅速的渐隐 + 渐显动画, 伴随着 Drawer 的关闭而完成. 同样的动画也应该应用在 Action Bar 的转变上. 还有一个对于开发者而言常见的讨论是, 应该用 Activity 还是 Fragment? 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 也很难回答. 一般来说还是视情况而定 —— 它实现起来难度如何? 对于我的应用而言靠谱吗? 如果你有什么建议的话当然欢迎评论.

slides.016

上图展示的就是正确的做法, 在 Action Bar 上显示 Drawer Indicator.

 

9. 不显示 Up 箭头

slides.017

上文说过, 所有出现在 Drawer 中的导航页面都应该显示 Drawer 指示, 这点反过来也是一样成立的 —— 没有显示在 Drawer 中的东西就不应该显示 Drawer 指示. 比如在上图, 当用户进入某个内容的时候, Drawer 指示依然显示. 实际上, 这个内容页已经不是导航页了, 也没有在 Drawer 中显示, 这里是应用更深的层级, 已经不归 Drawer 管了. 这里应该显示的是 Up.

slides.018

在显示 Up 同时, 你也可以允许用户以边缘滑动的方式唤出 Drawer. 你不需要总是显示 Drawer 指示来告诉用户可以唤出 Drawer, 因为在次级界面中唤出 Drawer 是某种意义上的”进阶用户操作”. 有人发现了, 那很好, 没人发现, 不要紧, 通过 Up 他们依然能够找回他们需要的导航. 另外, 你可以看看 Google Play Newsstand 是如何处理在没有 Drawer 指示的地方处理 Drawer 的 —— 渐变动画真的非常重要.

 

10. 右侧导航

slides.019

前文说过, Android 上有个规律就是”导航靠左, 操作靠右”. 对于从左向右阅读的用户而言, 左侧导航项能够更好的强调导航层级. 另外, 由于 Spinners 只能出现在左侧, Tabs 也往往将最左侧的一个设为默认, 右侧的 Drawer 与这些操作距离过远. 而且, Drawer 指示放在左边, 操作的时候向左回缩, 如果在右侧使用 Drawer 的话就会遇到视觉隐喻冲突.

slides.020

正确的做法就是如上图所示. 当然, 如果在从右向左的语言环境下 (比如说, 希伯来文什么的, 不过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开发者应该不怎么会去做希伯来语适配吧…), 那当然是应该反转这些东西的位置.

 

以上就是本期 ADiA 介绍的全部十个导航设计错误. 如果你有更多的常见/不常见错误, 或者对于上面提出的错误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当然欢迎评论.

最后, 一如既往的感谢 +Roman Nurik 和 +Nick Butcher 的 Android Design in Action 活动.